首页>> 文化业务 >> 文博管理 >> 文章列表
遂川文物四宝纵横谈
发布时间:2017-04-18 00:00:00  来源:

提起遂川三宝--金桔、板鸭、狗牯脑,谁人不晓!今天,笔者要讲讲新“遂川四宝”,可能辈分有点老。它们是商晚期“亚宪皇”兽面纹提梁卣、商晚期蝉纹青铜鼎、中国工农红军第五军战士李金华用过的袖章、1928年遂川县苏维埃政府蒋正光代表证。

商晚期“亚宪皇”兽面纹提梁卣

1985年7月13日,因南昌至赣州段105国道扩建,在遂川枚江洪门地段出土发现该卣。1986年10月2日,经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副主任史树青、委员耿宝昌、秘书长刘东瑞等于江西省博物馆会议室内召开的全省文物鉴定培训班上鉴定为国家一级文物,定名为商晚期“亚宪皇”兽面纹提梁卣,并列入《中国文物精华词典》条目之中。该卣出土时,发现提梁被发掘者撬断, 兽首被人用锯条锯有痕迹,其它完好。1990年10月4日经江西省博物馆修复技术部杨兵修复过,后于1990年10月25日送上海主市博物馆参展时,由文物技术部焊接修复并施以绿锈色作旧。

商晚期“亚宪皇”兽面纹提梁卣通高39厘米、器体高36厘米、口径15-18厘米、腹径23-27厘米、腹深20.5厘米;圈足径15-17.6厘米、圈足高6.5厘米;提梁宽2.5厘米、长56厘米、厚1.3厘米;梁端龙首长5厘米、宽4.5厘米。全器重10公斤。器身断面呈椭圆形,色泽碧绿,纹饰庄重。有盖,盖口用子母口紧紧扣合。盖顶部有一个蘑菇状纽,分六瓣,每瓣饰阴蝉纹;纽下施扉棱四条,呈十字形排列,扉棱中间饰云雷纹地餐餐纹;盖下檐一周有二扉棱和空心竖耳,与盖面上扉棱相应;扉棱与竖耳之间饰四条两两相对的夔纹,也以云雷纹为地;耳外表饰阴蝉纹。器体为折沿束颈,垂腹。颈腹之间有一周凹带纹。颈上一周在对角二扉棱和对角二半耳环之间,饰云雷纹地的四条两两相对的夔纹。腹部有四角扉棱与颈、盖的扉棱、耳环相对应,中间饰两组相同的大型饕餮纹,风格粗犷,有的地方纹饰凸出达1.5厘米,也以云雷纹为地。圈足分上下两节,上节四条扉棱与腹部都相对应,扉棱之间饰以云雷纹为地的八条夔纹;下为素面外撇出檐。下节光素无纹,壁较直。提梁断面扁圆,梁面饰相对称的六条龙纹,边沿和空地亦饰云雷纹,梁内侧饰重环纹。提梁两端饰龙首与颈部半耳环相套连。

卣盖内壁和腹内底上铸族徽、铭文,非常清楚, 族徽、铭文文字含义经过袁进先生进一步考据阐释为跳皇舞祈求赣水之神降雨解旱之意。皇舞,是古代的一种乐舞,以羽覆盖头而舞蹈,干旱时用以祭神求雨,亦称冕舞。从上可以窥知,赣江流域的遂川先民们很早就已有以乐舞祭神求雨之俗,从侧面反映了龙泉古风民俗的厚重,文明薪火渊远流长。

卣是中国古代一种专门用以盛放祭祀用香酒”的祭器,盛行使用时期为商代跟西周时期。从商晚期“亚宪皇”兽面纹提梁卣的器制、纹饰、铭文、风格来看,它与中原殷商出土的典型“卣”器存在文化模仿关系,显然是南方土著在中原商文化先进青铜文明的传播,影响和促进下, 结合本地的使用习惯和地域文化特色进行改良之器。众所周知,中原地区在夏代已经开始用陶范铸造青铜器,进入青铜时代。到了商代晚期,中原地区的青铜冶炼技术已经达到相当高超的水平。随着商王朝的强大,对外不断进行征战、掠夺,迅速扩充版图,其先进的冶铜技术也随之四处传播到相对落后的南方地区。商晚期“亚宪皇”兽面纹提梁卣的出土,说明了遂川为代表的赣南地区部族集团早在商代晚期与中原王朝有了比较密切的物质文化交流,整个南方地区青铜文明也随之迅速发展,最终创造出足以与中原青铜文化相媲美的灿烂青铜文明。商晚期“亚宪皇”兽面纹提梁卣为研究商代晚期南方地区铸铜工艺提供了宝贵资料,为研究商周南方地区与中原王朝的物质文化交流提供了文物证据。

商晚期蝉纹青铜鼎

1987年3月29日,因南昌至赣州段105国道扩建,在遂川枚江洪门地段出土出土发现该鼎,与商晚期“亚宪皇”兽面纹提梁卣出土略晚,属于同一批文物1987年9月27日该鼎由江西省文物鉴定小组的余家栋、杨厚礼、陈贤恒等在遂川县博物馆鉴定为一级文物,后经省文化厅下文件通知为国家一级文物,定名为商晚期蝉纹青铜鼎,并将此件文物列入《中国文物精华词典》条目之中。商晚期蝉纹青铜鼎出土时,腹部有一三角形小洞和裂痕,有二只脚稍有破裂,于1990年10月3日经江西省博物馆文物修复技术部杨兵作了修复。

   商晚期蝉纹青铜鼎通高38厘米、口径29.2厘米、腹深18.1厘米、腹围94厘米、足高15.5厘米、足底径5.2厘米。器重8.25公斤。鼎呈碧绿色。折沿、方唇、敛口。双耳为外槽式,立于沿上,耳顶部稍外撇。沿下为颈部,饰有火纹六朵,扉棱六条,饕餮纹六组,相间排列在颈部一周。垂腹圜底,腹部饰有较大的蝉纹十二只,以倒置等边三角形的云雷纹为地绕腹一周的排列。底部明显有烟炱痕迹。腹下二柱中空足,每足正面上部饰一扉棱和饕餮纹,亦以云雷纹为地;中部稍内缩,饰有三道凸弦纹;下部外撇素面。

鼎为古代炊器,后供祭祀、陪葬之用。鼎是我国青铜文化的代表。鼎在古代被视为立国重器,是国家和权力的象征。直到现在,中国人仍然有一种鼎崇拜的意识,“鼎”字也被赋予“显赫”、“ 尊贵”、“盛大”等引申意义。在遂川出土商晚期蝉纹青铜鼎,意味着遂川这片当时属于南疆偏远的土地开始逐步纳入中央王朝的权力体系,社会发展和地区融合步伐明显加快。

商晚期蝉纹青铜鼎商晚期“亚宪皇”兽面纹提梁卣属于在同一地区发现的同一批文物,在考古学上的价值意义相近。它们都属于代表南方青铜文明的珍品文物,提供了研究商周南方地区与中原王朝的物质文化交流的重要文物证据,也为研究商代晚期南方地区铸铜工艺提供了宝贵资料。

中国工农红军第五军战士李金华用过的袖章

中国工农红军第五军战士李金华用过的袖章由戴家埔乡胡金华捐赠,交由县博物馆收藏。1990年4月,经省博物馆李科友、彭丁秀鉴定为革命文物一级。1994年5月4日经国家文物局组织的一级革命文物鉴定确认组专家阮家新、万冈、陈肇庆、夏传鑫等人鉴定确认为一级革命文物。

袖章为红色袖筒形袖章,筒围长41厘米,筒高17厘米,正面画有长19.5厘米,高12厘米的黑色长框,框内左上角画有一个党旗图案。框内字分三行,上行写“全世界无产阶级联合起来!”;中行写“中国工农红军”;下行靠右角处写“李金华”三字。每个字都用黑圈框住,全部字均从左至右书写。

1929年,湘赣敌人对井冈山革命根据地进行第三次会剿,由于反水富农带路,黄洋界哨口,相继失守。在彭德怀、滕代远等同志的率领下红五军向赣南闽西突围,经过遂川大汾长冈坪,遭到敌人阻击,经过一天的激战,红五军战士为掩护大部队突围,失散在大汾周围的乡村。这些红军战士有的在当地群众的掩护下脱险,有的却遭到当地土匪、乡丁的逮捕杀害。退至戴家埔的红五军战士李金华等人不幸被当地乡丁抓住,关在伪乡公所待审。李金华自知难免遭害,危急时,他将佩戴的袖章脱下来,藏到房内门框边的墙缝里,外面再用一块泥土塞住。第二天,李金华等几个红军战士遭到敌人的严刑拷打,被敌人杀害在河滩上。这个袖章是李金华烈士怀着对革命事业的无限忠诚而保存下来的,体现了红军战士坚信革命一定胜利的信念,是一件珍贵的革命文物。

1928年遂川县苏维埃政府蒋正光代表证

1928年遂川县苏维埃政府蒋正光代表证由雩田镇的老革命蒋正光本人交县宣办收藏。现由县博物馆收藏。1990年4月,经省博物馆李科友、彭丁秀鉴定为革命文物一级。1994年5月4日经国家文物局组织的一级革命文物鉴定确认组专家阮家新、万冈、陈肇庆、夏传鑫等人鉴定确认为一级革命文物。

代表证是用红布剪成的长方形布条,长16厘米,宽11厘米,四周虚边。代表证右边上方用墨书写“22号”二个字,中间一行用墨书写“代表蒋正光”五个字,左下方用墨盖有“遂川县苏维埃政府”的印章。

1928年1月24日,毛泽东同志亲手创建的第一个红色政权――遂川县工农兵政府建立后,全县人民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土地革命,相继建立了十个区工农兵政府。为了总结工作经验,加强红色政权的建设,1928年12月9日,遂川县第一次全县工农兵代表大会在下庄村召开。参加会议的有来自全县十个区苏维埃政府选派的工农兵代表共40多人。会议总结了县苏维埃政府成立后一年来的工作情况,就加强红色政权的建设,加强地方武装的建设,开展土地革命斗争等工作作了具体布置。会议选举了县苏维埃政府新的领导班子,并就选举结果发布了“遂川县工农兵苏维埃政府公函第一号”。这次代表大会的召开,是遂川县工农兵政府实行民主集中制领导的重要体现,对于巩固和加强毛泽东同志亲手创建的遂川县工农兵政府的成功运作,指导边界红色政权的建设都有重要的意义。

 

遂川县博物馆  谢路明